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Photo by Samantha Sophia on Unsplash

1.
16 年Donald Trump 當選敲醒了許多人,讓他們意識到,網路、民調的結果,不等於實際投票日會出現的結果。香港本來就是這個例子的人版,民調說某黨會當選,大家做「雷動選民」配票,配出來的結果又可能是另一回事。

台灣這幾日也是有一票人對幾項平權議案唱好。到底結果會如何?我不敢想。

2.
每次台灣投票,總會有一堆人(i.e. 所謂深黃)羨慕台灣的民主風氣如何優秀。先不論兩岸環境的落差(i.e. 選上去以後,會不會被政府拉倒),你當然可以羨慕台灣有民主。但你不能既羨慕台灣有民主,又譴責香港人這幾年的「本土派」很暴力,因為台灣的民主風氣是靠流血革命搶回來。

扯遠少少講,台灣的民主風氣也不是一朝一夕培育出來的。你那裡得羨慕那麼多。

3.

“It’s just business”

我常常覺得,你可以不同意本土派的立場,你可以不同意本土派抗爭的方式。但一切的不同意和否定,最好還是建立在同情本土派的大前提底下。道理是,再怎麼嘲笑都好,本土派還是有大量的支持者。你可以不想支持他們的立場,但你會想要這群人的票。

當然,政府想要你潑冷水,本土派現在是被終身剝削政治權利的落水狗了;問題是,等到你明天也成了落水狗,本來那零點零零幾巴仙的合作機會率也就變成零了。

4.
許多人常說「敵人的敵人就是同伴」,如果某黨是敵人,那某黨的敵人(某某欣)應該是「同伴」了,因為我們都有相同的目標吧。

很不巧的是,敵人的敵人也可以不是同伴。我們當然可以有相同的目標,但達成了相同的目標之後又如何,這才是問題。

5.

當選舉已經變成是「誰比較沒那麼差」,who suck less,這其實已經說明了,所有的選項都是差 ——差在到底有多差。

我並不是想說服大家投白票,但就只是想要溫馨提醒:如果一個是垃圾,一個是敵人,一個是無能,白票也是一種選擇。台灣每屆都有個候選人叫做黃宏成台灣阿成世界偉人財神總統,參選嘉義市。他的政見發布會上不談政見,只會唱歌。投這類人,好比投白票。

起碼手語老師的表情很有娛樂性。說不准我們該選他。

6.

某黨候選人說「悔疚愧對年輕人」。我覺得他最愧疚的地方該是,一把年紀了還出來選舉,而不是退位讓賢,給年輕人出來選。我們不需要候選人將「民主大業」的責任扛上身,而是需要你交棒,將責任分給所有人——包括民眾。

當然,承接上面的立場,我幾同情這類候選人要擺出這樣的姿態。但姿態又有何用?無謂自欺欺人吧。

7.
網上最多說「選舉不重要」的那些人(例如鄭立),恰巧就是我整個 Wall 上面最常討論選舉、屌某黨的那些人。要是真的不重要,那為什麼又會每日討論?

就算我們不想要承認都好,選舉還是有一定的重要性。除去投票權,做議員最起碼可以得到錢與及曝光時間。

或者我和鄭立的疑問是很類似的(等於我其實也不是完全不同意鄭立的許多意見):問題並不是「選舉是否重要」,而是到底能在議會裡(還能)做什麼事。假若我明天出門投票,把某個候選人放入議會裡,你到底是為了九萬八人工而入,為了繼續維護議會現在顛三倒四的制度而入,還是為了在議會裡面發言、搶曝光時間,甚至乎暴露議會和整個制度的缺口而入?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我想這個才是候選人「愧對」這一代年輕人的理由。已經不是對香港未來有沒有希望,而是對出來選的候選人沒有希望——反正誰選了都是一樣,每屆喊的東西都是一樣空洞。內容或者會變,但變化有限,最多就是建制派多了一句要「跨越對立」(然後繼續要「做實事」),民主黨這屆要「守護未來」(你到底想要守護D咩?),基哥要「Great Again」,要「重新好起來」。其實根本無好過,何來「重新」?

8.
如果你無法發現問題,那是因為,你就是問題。

9.
(2018年11月25日九龍西補選依次候選人包括:1號伍迪希、2號曾麗文、3號李卓人、4號馮檢基、5號陳凱欣;本文並非選舉廣告)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