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片來源:UDN 新聞

梁文道向蘋果日報辭筆一文,已經顯出他辭筆的兩大理由。他顯然不知道什麼是「黃色經濟圈」,錯把勇武裝修納入「經濟圈」的一環,而忽略了經濟圈只是指消費習慣及罷買。他也顯然不知道,為什麼現在的左翼,會默許「裝修」、「勇武」等等行動存在。

理由很簡單,如果有一個人發表任何我不同意的觀點,我該做的事情,難道不是該和他在言論的平臺上討論爭辯?我怎麼能夠因為他的政治立場和我不同,就跑去打砸他開的店鋪?如果黃絲可以容許這等「勇武」,那在道理上是否也能理解黃店被藍絲破壞?當然我也很清楚,這種話在今天有多麼令人討厭。

〈即便到了最後,現實和常識的必要 — 梁文道〉

為什麼左翼會容忍「裝修」或「勇武」存在?和某些觀點相反,我不認為這個是源於左翼恐懼分化以後的撕裂。與其說是「容忍」,還不如說,是一種「同情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