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月31日去蓮香樓飲茶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12月31日去蓮香樓飲茶是一個錯誤的決定。

一切都源於這件事:不知道是誰發明了「年份」這種概念,又不知道為什麼有人要紀念「啊一年完結了」——明明這天只是一般的星期一,但就因為今天是「一年」的完結,有人弄了一個單位叫做「一年=365日」,又剛好這日是「一年」的完結,蓮香樓成了八國聯軍的營區。

兩點半去到的時候茶樓全部都是人。一張正常坐四個人的桌子坐了八個人,茶樓的阿叔們忙到根本做唔切咁。茶樓裡面還有外國人,排在落單的機器旁邊,望著在用電腦落炒粉麵單的阿叔,好似一隻隻無知小羔羊唔知道做咩,等候牧羊人帶路。我問這群外國人,她們則告訴我找不到位子。

「那裡有兩個位子,直接過去那裡坐下,你等那個阿叔,對方也不會幫你」

找到位子也只是戰爭的第一部分。要在茶樓裡讓阿叔們注意到你,為你開茶、抹桌子,好比在中環的鬧市截的士:截到的士唔難,截到沒有煙味的的士難,截到會願意載你到三條街外的蓮香樓,願意娛樂你的要求的的士司機就更加難。

於是乎又等了十分鐘,總算坐下,開了茶,開了卡。沒多久,你會發現其實茶樓的車仔(在我逗留那個45分鐘的 period 裡面)只有三種不同種類的點心:鳳爪、冬菇燒賣和牛肉。一旦女嬸嬸將點心車從廚房推出來,她就會即刻成為全茶樓最受歡迎的人,好似某種明星從握手會的舞台側入場,全場轟動,「哇你睇唔睇到啊係點心啊!」「哇好多點心啊!」「我好肚餓!」「開始了開始了」。然後全世界好似狗仔隊一樣,從對方走出廚房開始就拿著單追著女嬸嬸,追訪對方:「女嬸嬸你今日心情如何?」「你對今日係十二月三十一日而你仲要返工有咩感想?」「今日返工茶樓補幾多水俾你?」「你地有無考慮成立呢個飲食界工人大聯盟,向你的雇主爭取加薪?」聽到呢堆敏感問題的嬸嬸於是答,「我……我不予置評,我要等到去到茶樓中間才可以答你。」

好吧,FF太多。其實是問「我想要個牛肉啊?」「叉燒包呢?」「有咩點心」。

一開閘,八國聯軍部隊爭先恐後衝上去,狀如新年夜馬,大家伸出點心紙盤踞在茶樓的路中心,都為了爭奪那二十幾籠點心的其中一籠,外檔的黑色衫男人靠手臂的臂力將內檔的人推開,內檔剛叫到點心的人於是乎高聲大喊「Excuse Me!」「滾水!」遠離戰場。我懷疑,根本大家去蓮香樓飲茶係唔使俾錢。甚至乎蓮香樓會贊助茶客,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衝埋去。(當然,還是要俾錢的,三個點心差唔多一百二十蚊)

你可能會話,因為遊客嘛,大家都是來吃個名來打卡,是來體會香港的。坐在我那張六人桌(不知道怎麼樣的有九張凳,坐了七個人)有兩個女的中國遊客。當她們找到位子、坐下來,她們第一時間竟然拿著電話,然後好似很興奮的說「看看啊,這裡的這個好似很好吃啊」,並枚舉出各種手推車上沒有出品的點心。與此同時,我和同行的母上大人正因為茶樓根本沒什麼好吃準備離開,去另一個地方再吃過其他野,並嘲笑:可惜了啊,你們體會不到什麼是飲茶,恐怕也不會知道。

本來去喝茶的目的就是為了吃東西,舒舒服服的坐在一旁,看報紙,消磨時間。飲茶是享受的,而不是為了好似趕狗一樣大家鬥快搶點心,這也根本沒什麼好事後炫耀的。

走的時候我忍不住在想:去旅行的時候,真的有必要那麼執著於去地標打卡嗎?我們常常覺得這類「舊式」的,被冰封的地標或者地方,才有所謂的「情懷」,能代表當地文化——事實永遠是剛好相反的,正如香港人沒什麼特別慶祝也不會去金紫荊拍照。而,難道當下一般市民的生活,去一般市民也會吃的店鋪吃飯,又不算是一種情懷,又不能代表文化嗎?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