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 音樂,Round 1

那些可以的大碟:

Ritual/Fire! Orchestra — — ★★★★/A
— — 想像一下他們照常運作的Free jazz 如何混亂,再想像一下他們第二張大碟如何改變風格,在Part 1 和4 加入相當耐嘴嚼且帶有旋律(!)的Jazz 部分。然後Uh!混在一起。I have a free jazz and I have big band. Viola. 你就有Ritual。

或者其實聽起來更像是搖滾和爵士。當然,那些典型的硬Free jazz、Improvision 還在,但只限制於曲子與曲子之間的過場部分。Groove?有啊。和音?很棒。旋律?很棒。抒情段? — — 很棒,聽聽看Part 5 你就知道。當然喜歡激昂且盛大旋律的還是會喜歡Part 4。聽聽那和音多麼激昂。

是張各取所需的大碟 — — 當然你也許會嫌棄它,覺得不夠專一。但誰又能怪他們呢。

The Best!/Omar S — — ★★★★/A

教大家什麼叫做 House 的大碟。

大部分這時代的Electro House 或者所謂的House 其實更適合加上「Pop」在前面。這類House — — 以致到所謂廣義的「EDM」的玩法是,好似砸派一樣將一大堆很吵鬧、尖銳的音色堆砌在四四拍之內。當然,尖叫聲Sample 是可以的。將Reverb 調高然後徹底除噪的女聲還是可以的。然後再加上一組如POP一樣好似很上口的旋律在副歌。當然你還有Build-up。你還有你的Drop 啊。當然 — — 更不要說的是 — — 似乎大家都是用同一組的音色Pack。

Soulful?Groove?含蓄?啥來的?能吃的嗎?

Omar S 曾經出過一張大碟,叫做「這是可能的但只有我做得到」。接下來他還出了一張大碟叫做「最棒der」。而且他媽的,他還真的做到了。簡潔而有力的Groove,Soulful 的取樣和編曲 — — 例子太多,諸如說On Your Way的鋼琴;Take Ya Pik Nik 的Synth Line 和簡潔的Reverb; Chama Piru’s 則讓人想起這年同樣是做Tropical House 的Leon Vynehall,音色簡潔得多,但Groove 仍然凌厲。 Heard Chew Single 同樣是做Deep House,但顯然沒有Disclosure 常有的問題:依賴旋律 — — 畢竟在旋律,在男聲之外,他們仍有大量精巧的部分,諸如說那個Beat。

一句話概括:棒棒der。這樣的House 我可以,我真的可以跳一整天。

Radial/Diverse System — — ☆★★★/A-

  1. 任何上面寫過關於EDM的批評,都適用於本碟的Trance/House 段落。坦白講,這些東西你會在AD Trance/AD House 裡頭聽到不少類似的東西。要電得還好很簡單,但要電得全曲都深刻就很難了 — — Rin 的曲子曾經讓我有點期待 — — 但打從Vocal 一出來我就開始搖頭覺得不好聽而落於陳套了。2X的鋼琴曲子有點意思,Taishi 和 Nhato 的曲子還好。Kors k 的Psychedelic Trance 也不陳套,只是後半段有點長。

那些我覺得還可以但不想講太多或者沒什麼好講的大碟

  • from 2 Planets/Taishi — — ☆★★★/A-
    噗浪寫過了所以不介紹,還是要提及The Similar World 的Folkitronica 可謂驚艷。

Nah, No. Fuck you very much.

  • Human Energy/Machinedrum
    如何激怒你的所有粉絲?首先,背棄Footwork 和地下音樂。其次,做Pop。其三,最好是越吵鬧越好,記得要找一些紅星來拖累他們下水(DAWN表示我是無辜的?),要跨界合作。最後,乾脆說你現在要做 EDM — — 如此下來,恭喜你下年將會在Tomorrow Land 演出!什麼,你說他們破產了?

香港人。負責寫字。長期憂鬱。

香港人。負責寫字。長期憂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