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音樂,Round 1

還可以吧?我想:

GAMERS!/金元寿子、石見舞菜香、大久保瑠美——☆★★★/B+

一加一大過二的例子:OP是很典型的吵吵雜雜多人合唱曲,有動漫音樂常有的問題:太吵鬧了。而大部分你用來形容〈ようこそジャパリパークへ〉的分析都可以用來形容Gamers 這曲子。但 Plug 落一部關於遊戲(好歹都算是)的作品就很貼題。在一部關於遊戲(好歹也算是)的動畫裡用許多遊戲的術語寫的歌詞也很貼題。也就呼應了為什麼要用某些Chiptune 系的音色。

而他們還是將最好的詞,也是動畫所缺乏的徬徨,留到了ED的後半截:「テストを抜けたら次の町/何処へ行こう/何をしよう/青春コンティニュー」:該去哪裡/該做什麼/為青春續關。

『Made in Abyss』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/Kevin Penkin——☆★★★/B+

很少聽原聲大碟的理由是,原聲大碟其實不值得一聽。

記得這年八月的時候去了日本,看完No Game No Life 的劇場版動畫。看完以後心花怒放,甚為喜歡鈴木このみ為劇場版配上的主題曲〈THERE IS A REASON〉,於是就在日本秋葉原找了好幾日,結果總算!總算找到了心儀的大碟。

那張大碟有十首曲子。而打從那天晚上開始到了如今,每次放那張大碟,我都只會放那首曲子。並不是說其他的曲子不好聽,而只是因為,那根本不是我想要聽的東西。我只想聽 THERE IS A REASON!我想要買碟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我在用一張大碟的價錢買好幾張單曲。這其實就是原聲大碟、與及許多人買原聲大碟的真諦:他們都只是在用一張大碟的價錢,買幾首個人覺得深刻的曲子——這類情況其實也出現在〈青い記憶〉這張碟:其實曲子並不是那麼差,就只是前一張的Vocal怎麼樣說也是全張大碟的重點。到頭來也就只有那幾首Vocal——也不是說其餘的曲子不好聽。就只是,那根本談不上是一張有脈絡的大碟——至於那就另文再討論了。

而且,當我們在討論原聲大碟的時候,我們一般都不是在討論音樂,而是在討論那首音樂與某個場景之間的互文。正如當我們討論Lady Gaga,我們必先討論她的奇裝異服;討論Miley Cyrus,我們就先討論她最近有沒有發瘋了(或者轉向鄉村音樂就是最瘋狂的一著)

《來自深淵》的OST也有類似的問題:有過半數都是些你不會想聽、或者不能單獨拆開當是一首有意思的曲子看待。那麼為什麼《來自深淵》的分數會比〈青い記憶〉好?理由其實就只有一個,因為那些深刻的曲子比較多。動畫可以說是最大可能的用盡了這些曲子,以致到你連每話片尾都會出現的Those Everyday Feels 也會記得了。

那麼有什麼大碟會脫離這種常規呢?

有的。例如說,丹特麗安的書架:這是一張堪稱奇葩的OST,在於它的所有曲子都被串聯成一首龐大的、圍繞著同一條旋律打轉的組曲。與其說是一張依附在一部作品身上的 OST,倒不如說,這本來就是一張獨立的、完整的、能自成一種世界觀的大碟。實際上,動畫的橋段我已經忘記了七七八八了,唯有動畫的這條主題曲與及這個觀察,我仍然記得。

但再寫就跑題了。

Laptop Cafe/Jack Peoples——★★★/B-

「喂喂,大佬,適逢這年我地做完一隻碟,我們要唔要做多一隻新的?」
「做咩新碟,你唔使返工?」
「唱片公司嘅人話,我哋隻舊碟被唔少評論大贊,要新碟或者B Side 出日本版。你話點?」
「我手上有啲用剩嘅旋律。你加一些琅琅茶茶入去啦,最好要係手機鈴聲啊、D古怪的Synth Line、馬林巴、木琴、敲擊樂之類之類啦,總而言之聽起來唔好俾唱片公司啲人聽得出係我地做剩嘅貨尾。」
「咁如果知道左點算?」
「點算?你返印度吃蕉啦老友。」

以上是虛構對白,真實感想。

我可以:

Kelly Lee Owens/Kelly Lee Owens——☆★★★/A-

和同年硬橋硬馬的Dalpni 在布料廠出的Mix 簡直就是剛好相反:這House 是軟趴趴的,Techno 味道不濃厚,軟得甚至乎像是一張Downtempo 一樣。某些時候聽起來或者會有點Eerie,但我甚至乎會覺得有點性感。Evolution 就是個好例子:進化啊,男人,誰不想要進化的?

social justice whatever/chris†††——★★★/B

日本的Nico Nico 動畫有一種網民叫做「淫夢民」:淫夢民其實即是將所有你可以想像到可以進入的東西——例如一些廣告對白、Sakanaaction 的曲子、Youtube Meme,加上一套名為「真夏夜的淫夢」的同性戀AV,混雜而成一些介乎在音樂、影像之間的Meme 片。

如果你將這條Meme 的範圍,從Nico 搬移到Youtube,你會得出這張大碟。所謂的「社會正義」如果指的就是Meme,就是在東方、Rickroll'd、PSY、Imogen Heap、Vaporwave、リサフランク420、Soulja Boy 等等Meme 之間混雜然後還有好些部分做得有點稍微琅琅上口,那麼我衷心擔心我們社會的未來。

類似的事情並不由他開創: Oneohtrix Point Never 就用過別名發表過類似性質的東西。Nmesh 玩得比他高明,比他好。我喜歡這張只有一個理由:這是一張純粹的屬於這個年代、屬於Youtube 的專輯。

Big Fish Theory/Vince Staples——★★★★/A

Ain’t no gentrifying us, we finna buy the whole town,這種大概是只有後Donald Trump 時代的Rapper 才會寫得出的說話——而這種正義並不是現在流行的Conscious Hip Hop(和Eminem 很努力「回歸」的)流行的那種道德說教,而是在說:我看你不順眼,但我就是有錢。老子就是有錢。老子就是喜歡跳舞。

問題是,你的魚缸不夠我放我的錢。我該否將魚缸公司也買下來嗎?

Melodrama/Lorde——★★★★/A

連表達和思考猶豫也自信過人,全張碟彷彿是在看Lorde的思考如何推進。也有這年聽過最喜歡的收結曲子和最佳結論。而到頭來,大碟的本質即是一句歌詞概括和總結:“ Broadcast the boom boom boom boom/And make ’em all dance to it”。

直播我的心跳聲讓你們跳舞,而不顯得自負,不顯得太過抽象,這些事其實不容易的。

不好聽。

AD Dubstep II/Diverse System
現在還流行嘔吐音效和2012年式 Skrillex Dubstep 嗎?來到今日,這類音樂最大的功效其實就和某些B級電影一樣,只是為了Jumpscare 和初見嚇人而存在。

reAdvent/削除
敘事的意圖極大化。以致到曲子與曲子都是連起來的。問題是,曲子已經模式化到了一個點是完全不能聽,以致到你甚至乎能指認出不同大碟之間相似的結構和片段——削除你就行行好別再一年出兩三張大碟了:那真的不能聽。

AD HOUSE 6/Diverse System
幾個星期之前,一個朋友丟了一個名叫做「DJ Kawasaki」的人。一篇文章形容這種House 是「 乙女系House」,聽完了一首單曲以後我即刻關掉,然後仰天長嘆,總算明白為什麼日本的同人House音樂會永遠,永遠那麼人畜無害和那麼Pop——這些人就是聽這些東西長大的啊。我想乙女漫畫也會比你們要稍微好一點吧吧?

ukg/TQD
每年總會有一些碟是,聽的時候你覺得很像是在不知道哪裡聽過。是Disclosure 嗎?Kiesza?都不知道了,總而言之聽著聽著你就想睡著,你覺得太流水帳了,明明其實不差的,真的我發誓不差的,這個組合和音色我在那裡聽過了?嗯……

Subtemple/Burial

我想起最近讀過一篇寫 Medúlla 的樂評/創作:大意是,製作組不小心刪減了所有錄好的Vocal,結果Bjork 只好隨便加點Backing Vocal、和音,當是Accapella 出碟。

讀多少次那篇評論,我都覺得很好笑。然而如果這些事情真的發生在本來就已經刪無可刪的Burial 身上,那其實一點也不好笑。或者最好笑的是,Pitchfork 看見Burial 從神壇上倒下來,竟然還嘗試扶正他。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