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音樂,Round 3

Plunge/Fever Ray——★★★☆/A-

寫政治的音樂向來很一翻兩瞪眼:當你去評論一張大碟的政治取向的時候,你已經超出了音樂討論,而在討論政治。這篇文章不討論政治,但你的確可以用政治來進入這張大碟的任何曲子:討論愛情當然可以是政治。討論家庭當然可以是政治——當然所有房間等等的比喻都是在暗示國家。

但如果這張大碟這樣的歌詞也算是在討論政治,或者稱得上是討論,或者除了是表態以外的政治論述,我不知道這種論證的水準會不會比公園公廁裡面寫「長毛該處死刑」「港毒上腦」的塗鴉要好一點。Case in point,這張大碟討論政治的水準就是「 Free abortions and clean water/Destroy nuclear/Destroy boring」,與及「 This country makes it hard to fuck」的歌詞,還有他們竟然用了 Queer 這個生詞。然後,不意外的是,我們的 Pitchfork 老友就將他們捧成是什麼酷兒理論和反 Donald Trump 的前衛先驅了。看看啊,娘子,有人討論政治了!哇太新鮮了原來他們也反 Donald Trump 的!這是多麼成熟的論述!

如果要說這張大碟有什麼樣的批評是關乎音樂,而無關那些一如以往地隱晦(甚至乎不知道在寫什麼)的歌詞,Fever Ray 這張大碟最佳的讚美和批評皆為「他們非常的像是The Knife」。批評,因為他們在這張大碟並沒有如《Shaking the Habitual》一樣,祭出他們二十分鐘長沒有人想要再聽一次的噪音音樂,也不為概念犧牲,而每首曲子都像是他們曾經在Fever Ray 或者The Knife 做過的東西——例如說開場曲Wanna Sip、Red Trails 就像是Fever Ray 的出道大碟會做的東西;An Itch 像是慢板的 We Share Our Mother’s Health(或者說,《Silent Shout》 這碟裡會出現的東西);而IDK About You 就像是《Shaking the Habitual》裡會出現的曲子。

但,如果你考慮到,這年好聽的電音Pop 實在不多,然後這裡用來對比的所有大碟和曲子全部都是那麼好聽,去仿製一些好聽的曲子,再出多幾十首,又有何妨呢。既是問題,也是好處啊。最起碼聽著Red Trail,個人的確是蠻高興,也覺得有過往Fever Ray 水準的。

(至於To the Moon And Back 的PV,個人敬謝不敏。農曆七月已經過了吧?我不是在看B級電影吧?)

アアル/Blacklolita——★★★/B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一張Dubstep(我實在想用Brostep 這個詞語形容這張專輯——這曲子在再十年前就會被形容成是Electro House 了,真的要拜Skrillex 和Rusko 所賜)、非常宏大的(我有時候會在想,為什麼日本的每個製作人都那麼喜歡用他們的那些宏大的Choir?還有,八音盒音效?這種東西就只有日本的配樂和同人圈會用,澤野弘之和削除用這招都用到無聊了,要表達宏大感其實還有很多不同的方式,不是丟出Choir 就會自動的讓人感到宏大的吧?)、有點概念成分的(前半張Dubstep/Brostep,後半張無緣無故停下來變成了Drum & Bass,還弄來鋼琴抒情曲的——就真的不能純粹弄一張爽曲嘛?像是月代彩那張不是很好的嗎?)爽曲(還好算爽曲,不然Dubstep/EDM是要聽來幹啥?打遊戲聽這類曲子其實還蠻舒服的。最起碼無腦)合輯。

我大致上沒感想了,就上面一句話:一張Dubstep的、非常宏大的、有點概念成分的爽曲合輯。怎麼總覺得好似說了那麼多東西的?明明爽曲合輯就只有兩種評價的:爽到和沒爽到。

Metro Area/Metro Area——★★★★/A

這一代的電子音樂製作人(尤其是那堆自稱「跳舞音樂」的製作人)總是不明白兩件事:其一是 Groove——他們的音樂總是寫得像是流行音樂一樣,過於強調旋律,而不強調Groove、也從來不懂得適度地將其他東西揉入音樂裡(例如上曲的結他小節就是非常帶 Funk 味——這張也是非常帶Funk 味道的專輯)。另一件事是 Less-is-more。將曲子擠滿了一大堆合成器、效果、取樣,並不會導致曲子有Groove——而只會導致曲子變得越來越吵鬧甚至乎嘈雜。上面寫的那張大碟就是最佳的反例。

Metro Area 這張碟雖然談不上Minimal,但可以說是示範了如何用最少的東西、而不至於變得Minimal 的前提下,做出Groove 和現在所有EDM都無法做到的事情:讓人真的想要跳舞。根據樂評,這張還有其他音樂源流的影響。當然我不是樂評,除了個最明顯的Jazz 之外就聽不出了,但現在還有什麼製作人和評論人會知道這些東西呢。他們只需要他們的坐檯電腦——我們其實同樣低端。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