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 World Chess Championship

前言

在大家讀到呢篇文的時候,2018 年的世界國際象棋錦標賽(World Chess Championship,下稱 WCC)第一回合正於倫敦揭開序幕。挪威棋王 Magnus Carlsen 將迎戰美國的挑戰者 Fabiano Caruana,力求第三度捍衛世界冠軍。

這很大機會會是今年最精彩、也最被期待的國際象棋比賽。兩名對賽者是目前等級分(Elo Rating)第一和第二名的特級大師(Grandmaster),也被譽為是近代最精確的兩名棋手。雖然 Magnus Carlsen 被睇高一線,近十年的表現遠遠要來得穩定,挑戰者 Fabiano Caruana 亦被不少評論認為是目前最有可能要脅 Magnus Carlsen 頭銜的棋手。

和日本的頭銜戰相比,這有什麼特別?

羽生追求一百期頭銜,Carlsen 卻只是追求第三度衛冕,源於日本的頭銜戰次數和種類遠遠比較多,就算只是參加預選已經有出場費。相對來講,日本的頭銜戰只限協會內的「職業棋手」參加;而要成為職業棋手,就先要經過一連串的預選機關(獎勵會)和年齡限制。

最簡單的講法是:頭銜戰採用的規格,是一對一的錦標賽。這種制度在中國、日本、台灣的棋戰或者頗為常見,在國際之間卻是非常罕見的特例。

不少大型的國際象棋的比賽,要不就是多人參與的瑞士制(i.e. 積分相近者組合在一起)比賽,要不就是循環賽(所有人對賽一次)。比較極端的,則是單淘汰制的兩年一度世界杯。在這些比賽裡面,上屆冠軍沒有任何紅利。冠軍就和一般的選手一樣,需要參加篩選圈。

不少日本、中國、台灣的棋戰,以致到這次的 WCC,則是採納錦標賽。錦標賽的形式等同於打擂台,上屆冠軍無需參與淘汰比賽。他只需要戰勝候選人棋戰(Candidates Tournament)的贏家,就可以衛冕了。而在國際象棋界別裡,參與候選人棋戰的資格一般只有八個,通過的方法也非常刁鑽。

圖片出自 Chessbase India。雖然被戲稱要取代荷蘭的 Anish Giri,成為了新一代的「和棋之王」,丁立人最近剛突破了70年代 Mikhail Tal 樹立的最長不敗紀錄,等級分躋身全球第四。

礙於篇幅所限,此處不介紹詳細的通過方法。值得一提的是,本屆的候選人棋戰第一次出了來自中國的棋手。目前世界第四的丁立人以世界杯(World Cup)第二名的成績,獲得候選人棋戰資格。他在候選人棋戰的賽果為十三和一勝,排名第四。雖然他無緣爭奪冠軍頭銜,他仍被看好有機會再次衝擊候選人棋戰。

除此之外呢?

72年對局照片

另一個令是次 WCC 值得期待的原因,是因為挑戰者 Fabiano Caruana 會是繼七十年代的鮑比·費雪(Bobby Fischer)之後,第二位來自美國的挑戰者。

雖然 WCC 的誕生遠遠比世界國際象棋聯合會(FIDE)要早,二次大戰之前的 WCC 一直缺乏組織。而且,這些比賽缺乏候選機制,早期的比賽更容許現役冠軍挑選挑戰者。在二戰完結之後,經由蘇聯的同意,FIDE 就開始組織棋賽,並挑選各國的強手參與預選循環賽,讓候選賽的勝者挑戰上屆冠軍。縱使候選賽的規格在之後轉變成單循環,近代 WCC 的架構開始成形。

隨著冷戰開展,蘇聯和美國的軍備競賽也延伸至棋盤之上。從48 年的比賽開始,俄羅斯的大師就一直壟斷頭銜,維持著國際象棋大國的地位。這個情況一直被延續,直至 1972年,美國的國際象棋天才鮑比費雪如流星降臨。他不僅輕鬆贏得挑戰者資格,還在頭銜戰以大比數戰勝了俄羅斯的斯帕斯基(Boris Spassky),獲得頭銜。

這件事還被改編成電影,也有不少紀錄片刊登。

本來國際象棋並非美國媒體報導的題材,但這次事件卻引起了國內的強烈迴響。在費雪比賽之前,72年的比賽就被看成是美蘇的又一個冷戰舞台;在費雪贏出之後,費雪被美國國內捧成美國英雄。縱使費雪一生潦倒,隨後並未捍衛他的頭銜,甚至成為通緝犯,被母國放逐,他的傳奇仍被流傳至今。

雖然美蘇對立已經隨著柏林圍牆倒下而消弭,國際象棋也再沒有出現如費雪一樣戲劇性和難以理解的棋手,本屆的WCC 甚至並非是政治色彩和意識形態對立最強烈的一屆,仍有這種強烈的歷史包袱。挑戰者 Fabiano Caruana 雖然有意大利血統,卻是美國人;他可能會是三十年後,第二名獲得棋王頭銜的美國人。考慮到第一次的獲勝造成了舉國話題,第二次獲勝,定必能在美國牽起新一波的國際象棋風潮。

圖片來源:Scroll.in;左:Carlsen;右:Caruana

雖然錢並非是兩名棋手最關心的題材,此處仍必須提提錢。

作為國際象棋界兩年一度的重磅大事,本屆 WCC 的參賽雙方將會瓜分總值一百萬歐羅的賽池。前十二局獲勝,勝方將可分得六成。十二輪過後仍然做和,則會以快棋、超快棋等規格決勝負,勝方將會獲得五成半。

相比起賽池,更為重要的是頭銜所能帶來的名聲和宣傳。貴為三屆冠軍,Magnus Carlsen 早就以「世界第一」和「世界冠軍」等等頭銜,在這六年,開展了各種形式的事業。他的團隊開發的手機遊戲 Play Magnus 之所以可以獲得龐大的經濟收益,正正是因為他就是世界第一,份外引人注目。Magnus Carlsen 亦在訪問中提出,自己已經習慣了世界第一的身份。假若他不幸丟失頭銜,這將會是對他的一大打擊。

還有什麼值得注意的看點嗎?

影片之中有兩類事物被打上馬賽克。其一是棋盤,其二是人臉。這說明了,Carlsen 到底有多小心準備棋賽……

值得注意的是準備團隊,或者說,副手(Seconds)。每當高階的特級大師要應付比賽,他們一般會請來一定的副手。這些副手除了會培訓參賽者,傳授開局心得,還會協助參賽者準備開局的新招數(Novelty)。特級大師花在開局的資金,早就已經超出贏得比賽的賽池。

之所以要花那麼多錢,預備各種開局和新招數,源於在高階的特級大師對局之中,開局已經決定了中盤、殘局的前進方向,某些時候甚至乎左右了整局的勝負。好的開局準備,除了能讓對手驚訝,還能誘導對方至自己已經深入研究、非常熟悉、符合個人風格的局面,為己方帶來時間上的優勢。可以說,當兩名特級大師棋力相當,決定勝負的就會是開局。也因此,假若能成功刺探對手的副手身份,即是等於預先得知了對方的部分範圍。

圖片來源:https://www.businessinsider.com/how-ibm-watson-is-transforming-healthcare-2015-7

說到開局,另一個非常矚目的是準備軟件。

人工智能向來與國際象棋無法分開——不僅是90年代的深藍,還是近代的Google 開發神經網路,人工智能總是以國際象棋作為測試運算能力的工具。

在過往的幾屆 WCC,棋手一般都會借助國家級或大學研究院級別的超級電腦,深度分析棋譜。例如說,在 10 年的比賽,托帕洛夫就曾經宣稱自己借用了 IBM 的超級電腦藍色基因,輔助他準備比賽。

隨著這幾年雲端技術發展,與及科技變得普及化,分析棋譜的工具也一日千里,導致傳統國際象棋軟件的棋力、準備的範圍,遠遠比起以往要深,要遠得多。

然而,隨著神經網路(Neural Network)技術被應用在國際象棋分析之上,與及 AlphaZero 的出現,國際象棋也出現了新一代的準備軟件,例如按照Alpha Go 的論文仿製而生的 Leela Chess Zero(Lc0)。新一代的深度神經網路(Deep Neural Network)軟件,不僅改革了傳統以暴力求解(Brute Force Method)的國際象棋軟件,還刷新了我們對國際象棋的認識。例如說,AlphaZero 的論文略微比較了主流開局和主分支,提出他們的勝率

這可能可以解釋,什麼第一局的 WCC 會出現了舊西西里防守(1. e4 c5 2. Nf3 Nc6):傳統來講,西西里防守一般被視作為是黑棋最積極的開局,也是一個非常具攻擊性的開局。根據 AlphaZero 的論文,這卻成為了軟件較少下出的變著——未知兩者會否有關?又未知道,在這次的比賽之上,新一代的深度神經網路會怎麼樣影響著比賽?

好吧,看起來蠻有趣,可是我不會下國際象棋棋。從哪裡學起比較好?

最簡單的入門方式,莫過於這條片,與及免費開源網站 lichess 的學棋功能

每年的 WCC 直播,總會有不少的直播主全程在網上解說,其解說的程度一般對初學者非常親切。除卻需要付費,UI難以使用,質量差強人意的官方解說,要觀看這次的國際象棋大賽,你有幾個簡單的方法。

首先,你可以看直播解說。推薦的解說包括簡單易懂的 Chessnetwork風趣幽默的特級大師 Ben Finegold 走年輕與活力路線的國際象棋直播主 Chessbrah、針對一般棋迷的 Chess.com 解說、與及有著超級特級大師 Peter Svidler,適合追求深入分析的重度棋迷的 chess24 解說

解說會隨比賽日程同時進行,每輪開始時間為香港時間深夜十一點,每輪持續的時間可以少如兩小時,長如六到七小時。

如果你無法看深夜直播(其實看慢棋棋賽,的確是一件頗為枯燥乏味的事情),另一個選擇是觀看賽後總結。在比賽完結後,不少國際象棋的新聞報導網站(如chess.com、chess24.com、chessbase 等等)都有報導賽果與採訪內容,同時分析棋譜內容。不少 Youtube 的國際象棋頻道(例如agadmator、chessnetwork、kingscrusher、chessbrah、PowerPlayChess 等等)都會製作賽後複盤影片,檢討棋譜。看這些雞精的賽後檢討,亦足夠理解比賽內容的。

香港人。負責寫字。長期憂鬱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