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11號:God’s Plan/Drake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今天和老媽聊到選舉的事情,老媽提及到,「屬於」民建聯的某某小學同學老母S,向老媽拉票。「誒誒啊咩太啊,你記得要去投民建聯啊,你知道啦就係最靚仔的那個候選人啊。」 — — 她當然沒有加入民建聯或者任何黨派。據說她討厭政治,但老母S應該是目前唯一一個會向我媽拉票的人。

在這瞬間,我突然想起早前睇小熊英二的時候提到的一件事:地方的日本人之所以會上街示威,或者參與某些所謂的「社會運動」,其實無關社會感召,而是這類街坊鄰舍一個搭著一個上街的模式。而有好多時候,這類社會運動都唔係為了改變整個社會的結構而生,而是為了改變一些地區的、地方的問題——例如加多塊路牌、加多條巴士線。

我唔係想講民建聯這類地方結構係所謂「社會運動」。要講的話,民建聯宜家只是一組成功的利益結構:民建聯俾錢D阿姨阿嬸,幫大家搞旅行,俾福利民眾,所以大家上當。舉個例子,另一個小學同學老母T的女兒,就曾經因為成績好,是個乖女兒,所以去了幫民建聯做翻譯,時薪一百。老母T和女兒都是基層——我不敢說他們一家三口會不會比我過得好,但我可以肯定的是,有這類工作經驗和時薪,民建聯係好似幫到她們。

就只是,民建聯看起來的「做到野」、「幫到基層」,其實同最近God’s Plan 裡面Drake 派錢一樣:有人派錢/福利俾我,我會高興,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。但,如果一個政府要依靠一個偶像/一班政黨「代替」政府派發福利給市民,而這種派錢成為了唯一一種利益得以從政府轉移到民間的方法,這其實只是說明了,政府辦事不力。又或者說,這其實只是說明了,政府沒有締造足夠的上游機會,所以先要依賴民間政黨去做這類財富轉移的工作。

好啦,點改變?坦白講,以現在這種做又三十六,唔做又三十六,選邊個都好似唔好的狀況,我當時給老媽的建議就是,「你可以不投票,也可以投民主黨。但你一定唔可以投民建聯。」我也和親戚S一樣,動用了自己的關係。我可以勸我媽 — — 縱使我實在不喜歡民主黨,但我寧願選了再後悔,也不想未選就認輸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當然,議席不是政治的全部。但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可以自欺欺人,說現在的議席不重要,或者認定可以焦土政策到認定,最好全世界都死,最好就是民建聯贏曬,香港被共產黨侵占,等到侵占了就會有人「醒覺」。你或者會覺得,這些人非常「負面」、「消極」;但我其實覺得,這些人才是最積極和正面的那類人。

他們似乎假定了,只要情況差到一個谷底,等民建聯做然後民建聯Fail了,大家就會自動醒覺。他們也假定了,在我們沉澱的過程之中,總會有一日掉到所謂「谷底」。而事實好可能是,世界就算繼續墮落,許多人只會繼續擁抱著共產黨,擁抱民建聯說民建聯做到野啊,好耶啊民建聯派錢;何況,當你去假定有「谷底」的一日,這也似乎預言了會有一個不能再差的點 — — 現在都有「後末日」了,世界總是會讓人驚訝,越沉越低。這種永無休止的日常和墮落,才是我心目中最正常,也是最灰暗和最合理的發展吧。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