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和 Rick Roll’d 或者是棺材舞所使用的音樂〈Astronomia〉,〈4'33"〉也是音樂迷因的常客。4'33" 也可以說是被最多人誤解的一部作品。

4'33",或者說,四分三十三秒,是先鋒派音樂家 John Cage 在 1952 年的作品。這首三部曲的音樂,樂譜如圖例所示,僅僅要求音樂家坐在樂器面前合共四分三十三秒。使用的樂器隨意。初次公演,John Cage 就邀請了鋼琴家 David Tudor。演奏家透過關上和打開鋼琴琴鍵的蓋子,示意三部曲。

大部分人都將 4'33" 誤解成一首「寂靜」的音樂。但是,4'33" 的重點並非關於「寧靜」,而是「環境」。樂譜只提示音樂家無需演奏樂器,卻沒提示音樂家或觀眾不能發出音響。初次演奏之際,David Tudor 就在台上使用秒錶。演奏場外下著雨,不少觀眾也憤然離場抗議。這些步行聲、秒錶的指針晃動的聲音、咳嗽聲、雨聲、竊竊私語,正正是 4'33" 的「音樂」。這些「音樂」隨機遇而生,也因此,4'33" 也被視為有「機遇音樂」(Chance Music)的特色。

4'33" 也可以說是一種抗議。二戰之後,音樂除了原有以娛樂為先的功能,還出現了各種功能,例如提升工作效率,增加賣氣,甚至出現了以音樂鎮靜精神病人的嘗試。無論你到了哪裡,你總會聽到各種以功能為先的罐頭音樂,可以說是不得安寧。

某程度上,Brian Eno 的 Ambient 系列,也可以說是對 Muzak 的一種遲來的回應。

在當時的美國,「Muzak」是最大的背景音樂公司。1948年,4'33" 的作曲家 John Cage 就曾經稱想要買出一首3~4分鐘長,稱之為〈Silent Prayer〉的音樂給 Muzak。這首音樂和 4'33" 的長度不同,但方向一樣。這項買賣最終拉倒,Silent Prayer 也未有被錄音。只不過,Silent Prayer 和 4'33" 一樣,皆力圖在那個聽力遭罐頭音樂侵占的世界裡,打破繁囂。

而這也牽引到最初讓我去調查 4'33" 這部作品的緣故。或者可以說,4'33" 是「畫框」。透過將某個時機、某個環境、某群特殊的人框成「4'33"」這部作品,觀眾得以將自己的周遭環境看成是一種音樂作品,一種僅僅此時此地才有的表演。觀眾被逼去留心,去觀察,去鑑賞,去理解四周環境。

片中提及到 Julian Dodd 的意見,我大致上也覺得蠻有趣。例如,Julian Dodd 認為,4'33" 並不能算是一首「音樂」,而只是一種表演;Dodd 認為,定義 4'33" 的不是「框架」的性質,而是「寂靜」。雖然本文不同意他的意見(同意了就不能寫每週日一首歌了),有興趣的話可以去找一下他的論文來閱讀。

由此,4'33" 讓我想起日文語境中的「空氣」的詞語:這個詞語,將場內無形的氣氛和對答的脈絡,歸納成「空氣」這個形容詞。所謂的「空氣」,既是框架,為此時此地獨有,也無可追溯。也如 David Toop 所定義的「氛圍音樂」,「那是我們聽見卻未有聆聽的音樂;那是讓我們更好地聆聽寂靜的音色;那是讓我們從劇烈的強制中靜下來,以集中,以分析,以框架,以分類,以分隔開來的樂音。」

本文用來參考的文章/文獻:
《Ocean Of Sound》/David Toop
〈John Cage’s Muzak-Plus: The Fu(rni)ture of Music〉/Herve Vanel
〈What 4′33″ Is〉/Julian Dodd
〈The Story Behind John Cage’s 4'33"〉/Lucas Reilly, 出自 Mentle Floss

香港人。負責寫字。長期憂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