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A.I.C.O.: Incarnation》:爆谷片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《A.I.C.O.》可以概括成少女「尋找自我」的故事。《A.I.C.O.》講述,轉學沒一日就放暑假的轉學生神崎,告知女主角愛子,其實愛子的腦早就被移植到一具人造人身體。這個認識沒夠一日的同班同學認定,愛子是天選之人。他口裡咕噥著一堆「愛子你能終結大爆炸」、「愛子你的親人在事故的根源」、「你的軀殼在那方」等等難明的說話 — — 而雖然他們兩個真的只是認識了一兩日,我們的主角愛子還是相信了神崎,上路尋找「自我」的肉體。

《A.I.C.O.》好看嗎?還好。我忍不住覺得《A.I.C.O.》即是這時代的「基本套餐」:有足夠有趣的打鬥場面、有一定內容和探討的哲理主題、有科幻設定和世界觀、也有些非常日式的意象,諸如昨天提及過的水手服與機關槍。我看得很高興,但作品的每項元素都只在表面滑過,很難投入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這些內容組合會出現在Netflix這平台,可以說是毫無驚喜。大部分人都已經將《A.I.C.O.》與Netflix的其他科幻作品一起比較 — — 諸如「桶中之腦」、人造人、人之所以會是人、人權等等討論,都是些老梗題材。但沒驚喜總比不快的驚喜要好。

我認為最老梗的設定,反而是最少人討論的「Matter」。「Matter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人類的情緒控制,而不是眾多角色一直以為的生化事故遺物,一種無法制御的,近乎天災一樣的景象(也因此,這部大概不適合用來與3.11對讀)。這種設定令人想起《對魔導學院35試煉小隊》的草薙樹夕 — — 只要角色的情緒失控,角色就會溢出能力,不自覺地殺人。《35小隊》和《A.I.C.O.》同樣描繪的是,能力並非絕對的惡或者善,而是取決於能力者有無誤入歧途、被人利用。

這樣的寫法有兩個問題:便宜的批評是,《A.I.C.O.》的設定沒有翻轉所謂「王道」 — — 一切都是照搬 Cliché 得來的結果。他們甚至不願意進取得如《Ex Machina》一樣,在最後指出人造人/AI之所以成為人,不僅在於他人會否認定機械人為人(諸如圖靈測試),還在於機械人有沒有自我意識 — — 去操縱、掌握、甚至在最後矇騙Caleb。

而我最深刻地感受到爆谷片的地方是,所謂推動觀眾「思考」,其實便宜得有點過分。所謂善惡、所謂人的本質、或所謂好壞優劣,或種種科學理論,全部都是這種拋出疑難,然後將答案塞入觀眾的便宜思考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上面提及到,能力並無善惡。但是比起讓觀眾思考到底什麼是善惡,或者怎麼樣的能力使用方式才是善惡好壞,劇本直接給出答案。藉由整個黑白分明的結局和下場(伊佐津醫生、柚葉、AICO二人),直接告訴觀眾什麼是善、什麼惡:好人全部生還,改過自身的神崎得以生存;壞人腦失常,政客被人婊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整部作品有大量放棄思考的爆谷片套路。作品為桶中之腦的主題開了個頭,嘗試詢問觀眾「若真有人造腦,它有人權嗎?」。與其放任角色討論、內戰、或者是處於不同立場去反思,作品最後訴諸情緒和同情心 — — 「你們只顧討論人類的想法,有想過人造人不是貨物,也有人格和感情嗎」 — — 然後所有討論、反思、內戰,全部都黑白分明而且齊整的讓所有角色同情愛子。

昨天Faker留言提及過,作品是「土木工程師的浪漫」、一部科學式的思考的作品。這種觀察適用於形容作品的戰鬥場景,因為那的確很「工序」和「流水線」式:戰鬥→失敗以後取樣→製作新子彈→再戰鬥;除此之外,角色在戰鬥場景之內的邏輯也很明確,也明確地看得出,作品花了不少時間去設計角色的戰術、場地與戰略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可惜的是,所有「浪漫」和「科學觀」,全部都在最後一筆勾銷。十二話簡單得好似玩遊戲一樣的手術、禦都合的好結局、還有以進化論比喻的腦培植,意味著作品正式走回爆谷片路線:不要參與,只要你接受。反正你都不能參與了,這是二十二世紀科幻大片。

是故,《A.I.C.O.》的爆谷片戰鬥場面看得很過癮,卻也很難投入。難以投入,不在於作品是一部科幻大作,或者是因為作品的科幻設定難解。我覺得難以投入,在於作品不管是科幻內容也好,不管是善惡觀也好,總是在填滿觀眾(與及角色),而填的內容又不是過於有意思或者特別。而就連作品的敘事,也是如此 — —

「柚葉這角色暫時與主線無關,但之後會成為伏筆,你就先記住吧。」
「我們現在不會解釋為什麼愛子可以救世界,你就先相信我們吧。」
「整個政府運作與愛子的歷險故事無太大關係,你就先記住吧。」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這種敘事,恰巧與作品嘗試要講述愛子再也無法相信什麼的無助,又或者是作品的主題所暗示的道德兩難,徹底矛盾 — — 這既是絕對,亦是爆谷片:只求帶著觀眾觀光,擺出一副企圖讓觀眾加入的姿態,但其實不想要觀眾加入討論,以致到作品沒有留白,收結絕對而且工整得接近可怕。走筆至此,我想到一句適用於為這篇文章收結的詩歌:「我們得/相信這國家是啞巴,但有許多/話要提供。」,〈東方主義〉/黃裕邦 — — 是的,我們得相信作品是爆谷片,但有很多深思熟慮的科幻思想和創見要提供;我們得相信自己可以救世界,而世界只是一個啞巴。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