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anks but no thank you.

Instagram Poets. 或者說,Instagram 活躍的詩人。我喜歡用這個形容詞描寫這堆人:Instapoets——即食詩人,一如即食麵、即食晚餐等等你大概不會想到和詩有關的事物。

下面這堆來自衛報的形容,很足夠表達我的想法:

the truth is that both writers have hit upon a winning formula: rupturing short confessional pieces with erratic line breaks to share hard-won truths.

Rupi Kaur: the inevitable backlash against Instagram’s favourite poet/Priya Khaira-Hanks

換個講法,這類詩的價值,其實和心靈雞湯相約。比起文學價值,更在於「治療」讀者——像是台灣這幾年流行的某些詩歌一樣。閱讀的效果,其實和幾年前流行過的Peter Su、阿德勒、超譯尼采差不多;而市面上會流通這些作品,或者也說明了幾件事:

  1. 它們有極高的市場價值
  2. 公式化的內容。
  3. 我們期待生活的困難有一套共通的解決方法——彷彿生活就是一場傷風感冒,大家跟著療程,吃顆必利痛,就什麼都會好。而書就是那顆藥丸。
  4. 掛尼采而不掛白取春彥的名字、只是因為尼采比較響噹噹,而沒有人知道誰是白取春彥。
  5. 因為第四點,讀完《超譯尼采》,你仍然不會知道尼采到底是個主張什麼的哲學家。

有些批評者認為,在這種情況下,《超譯尼采》的內容就是一種「正向心理學」而不是哲學,把正向心理學講成哲學,對正向心理學和哲學而言都不公平,而且有欺騙之嫌。若把《超譯尼采》理解為正向心理學著作,我會同意它現況下跟哲學相差甚遠,但我也認為,它有成為哲學的潛能。

比如說,在《超譯尼采II》中告訴我們:「不管活到幾歲都能改變自己的人生」(p.132),這句話鼓勵人們,只要有改變的念頭與勇氣,就能夠如己所願去蛻變美好的自己。這話可能是對的,也可能錯。但它為什麼會是對的呢?不知道,白取春彥並沒有提供說明、沒有把這句話的合理性展示出來。或許這句話可能是對的,但是這就如同壞掉不會運轉的時鐘每天也會準點兩次一樣,這種正確好像只是碰巧的

〈是超譯尼采還是超渡尼采?〉/陳冠廷

我覺得這裡已經夠重複上篇文的內容(而且,這篇文已經和兩篇前寫過「不要下指導棋」的立場相反),也展示了這種文體和星座運程、占卜等等東西有多類似(有興趣的可以看Derren Brown 的一個整人計劃)。以下回去講詩。

雖然我寫現代詩、我讀詩、也偶爾會說詩,也算是半個讀現代詩的人,相比起許多人,我不太懂得詩。我所知道的是,這類到底「詩究竟是什麼」、「詩的界限到底在什麼」的討論,在好多年前都已經出現過了。幾年前中國有過一本詩集叫做《天上的白雲真白啊》。這本書香港圖書館也有得借,有興趣浪費$3.3港幣的朋友可以借來看看。本書的神奇句子就和上面的Instapoet,同出一撇——包括以下的大作:

天上的白雲真白啊
真的,很白很白
非常白
非常非常十分白
極其白
賊白
簡直白死了
啊 — —

〈對白雲的讚美〉/烏青

廖偉棠給這些詩的答案非常聰明:比起說這是詩或者這不是詩,他的進路是,不予置評;評價是,如果這是詩,這是爛詩。

這樣的詩的唯一價值就是顯示作者語言的貧乏程度已經達到極限。」香港詩人廖偉棠說,「這不是實驗也不是前衛,甚至連反詩都不是。」微博上,烏青回應:「在廖那裡詩還是技術活。即使技術,玩宏大也是很過時的。」

詩是技術活亦是靈魂活,唯獨不是時尚活。」廖偉棠繼續回應。

我其實覺得這不只適合文學創作,還適合寫文章。當然或者有人會真的被《超譯尼采》感動,或者找到他們的生存意義。我只能說我既不是這樣的人,也認定了,任憑外力再多,最後執行一切事物的源頭,都是來自自己。

是故,沒有人可以救你,除非你選擇自救,除非你選擇打開這些書,認真去讀。而我不需要有人救我,也不覺得這些書籍是人之所以獲救的主因。我讀詩,寫詩,但我不是為了被人拯救或共鳴而讀。我只是想要讀到一些好的詩歌,一些有趣的觀點,一些資訊——我或者會不同意,但最起碼他們有嘗試過。套用The Microphones 的詞,

I could not get through September without a battle
I faced death
I went in with my arms swinging
But I heard my own breath
And I had to face that I’m still living
I’m still flesh
I hold on to awful feelings

學會如何與負面情緒共存即是人生。如果你將這句話分幾行,就可以寫出一首詩;將這句話寫多幾頁,就是一篇文;寫多幾十頁,就是一本書。

是故,祝大家寫書愉快。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