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神話走入日常:《邪神與廚二病少女》

1.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《邪神與廚二病少女》是一部很奇怪的日常系動畫。

動畫的設定沒有一項會令人聯想到「日常系動畫」:人物要不就是奇幻生物,要不就是腦筋不正常的人類——例如每話都想要殺人、家裡買一堆武器的百合鈴,或者是會在街上追趕蛇妖的婦警。

這些角色的互動也談不上是日常系的相親相愛:邪神醬每話都會提及到,自己要殺死召喚自己的百合鈴,然後反被百合鈴虐待。被百合鈴虐待以後,邪神醬就會剝削被取名為ATM的美杜莎,借錢不還。故事的後半截更加描寫落魄的天使佩可拉,每日吃麵包皮、睡公園、打工,然後被同樣是天使的波波隆欺負、遭遇詐騙集團、被職場欺壓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《邪神》之所以會是日常系,正正就是在於上面的內容維持了十一話。換個講法,縱使十一話發生了那麼多種不同類型的事件,角色的關係、性格、互動卻由始至終一樣:邪神醬每話都提款美杜莎,然後揮霍,藉故不還。奇怪的是,縱使美杜莎被如此剝削了十一話,也深知道邪神醬會繼續剝削自己,甚至乎假裝生氣,到了最後她還是縱容對方,甚至覺得「邪神醬本質很善良的」。

同樣地,百合鈴到了最後仍沒有被殺死。邪神醬每話繼續犯蠢,繼續揮霍飯錢並被虐待。佩可拉的厄運則是每話都在持續。發生了那麼多事件,但沒有角色改變過,彷彿沒有角色懂得學精明一點的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於是乎,縱使各個人物不斷行動,嘗試如八話和九話的邪神醬「在循環的輪迴之中尋找脫離循環的、非循環的事物」,脫離打柏青哥落敗的命運,但這些人物只是在循環裡空轉:人物永遠不會改變性格、脾性,各人的關係會再生,下一話開始大家又再重置關係,繼續撲殺、繼續壓榨。

因為大家不會生氣,不會學乖,不會學得精明一點,以致到角色們甚至會主動的避免動搖已經確立的關係和角色形象,小團體內的人物關係在確立運行的模式以後,就膠著

這種人物關係超過了邪神醬被虐待和殺害百合鈴的橋段,成了本作的一個大主題:最終話的邪神醬就說,她「雖然想回魔界,但更不願意失去你們(同伴)。」。也因此,邪神醬追求的並不是「百合鈴被邪神醬殺死了」的結果,而是「邪神醬正在追殺百合鈴,並失敗,等待下回再續」的懸置。

2.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如上面說寫到的,《邪神》是一部帶有日常系主題的動畫。奇怪的是,佩可拉在故事裡存在。

佩可拉是個很不日常系的角色。作品之中,佩可拉從天界到凡間,卻不幸失去了天使光環,被逼在人間界生活。因為身無分文,所以只好在公園裡搭紙皮箱露宿,靠不用身份證的散工過日子。奇怪的是,縱使佩可拉窮得可憐,她又老是堅守著自己身為天使的某些尊嚴:她忌諱邪神醬等人的施捨,因為她惦記著自己的天使身份;縱使她那麼窮,但她還是會掛念追殺自己的下屬波波隆,怕對方來到人間界生活能否找到工作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這樣的故事並不應該在日常系主題的動畫裡出現。一方面,日常系動畫很少會出現如此悲涼的角色。另一方面,日常系動畫也很少會讓實際的「日常」上演:上班、下班、拿著薪水好奇怎麼過生活,甚至乎描寫佩可拉身為一個社會人的日常怪事。放在一般的日常系動畫裡,這些內容太沉重,太過繁瑣。

那麼,為什麼像是佩可拉這樣的角色,會在作品裡出現?可能是因為「睇人仆街最開心」,對比另一邊廂的百合鈴等人。但感受更強烈的是,佩可拉一角凸顯出日常系裡「小團體」的功效:當生活不斷虐待佩可拉,百合鈴等人卻援助了佩可拉,讓其獲得回到日常,好好工作和活下去的力量。於是乎,小團體成為了眾多角色回到社會的支柱,有其積極的一面,而不僅僅是個永遠不變的箱庭。

3.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《邪神》一作將神話人物抽離它們應有的設定和脈絡,令美杜莎、邪神醬、米諾斯、天使、雪女等等本應該沒有交雜、屬於不同的神話體系的角色,出現在同一部作品裡。

這可以說是一種神話人物的大亂鬥和錯置,但和大亂鬥不同的是,《邪神》一作的神話人物並沒有互相廝殺,而是互相友好的過日子。這些人物甚至被二次創作,衍生出完全脫離了神話體系的友誼關係:小時候,美杜莎是邪神醬的姐妹,被邪神醬保護,而米諾斯在以往一直令邪神醬沒有好日子過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是的,你沒看錯。

關於此,我們當然可以說,劇本只是兜了個大彎。《邪神》一作就只是加了一堆神話設定,還玩了各種花式技法(例如LOOP、對其他作品的引用和戲仿、甚至乎後設地自己身處在動畫之內作品)的日常系作品。我們也可以說,這樣的作品在拉扯日常系的標籤,是一部很另類的日常系動畫。但還可以有另一種看待的方法。

除了描寫關係,《邪神》一作還在描寫日常如何馴服眾多神話人物,繼而令神話人物成為社會的一部分。來到地球之後,雪女利用自己的能力,在地球賣刨冰。美杜莎為了避免自己在街上石化人類,所以只好帶著頭套出門。佩可拉失去了天使光環,沒掉了神力,所以得打零工,在公園的紙皮屋露宿。波波隆的天使光環被邪神吃掉了,所以只好在「創世紀」拉麵店打工,同時做偶像。最為明顯,也是被教訓得最多的,大概要數邪神醬——她之所以會被百合鈴撲殺,都是因為她做錯了某種事。

於是乎,當天使和惡魔抵達人間界,他們雖然保持著神話人物的奇特身份(甚至乎保持著某些能力),但還是選擇了馴服在社會規律之下,獲得了另一種的身份——也就是,作為一個融入社會的社會人去過日子,而不是對社會宣稱自己是神話人物,或者以能力推翻或者改變這種生活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當邪神被萌化,並稱之為「邪神醬」,神話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,恰如邪神一角的人物設計:半人半蛇妖,一半的神話外加一半的日常,恍如指針的兩端碰撞。最終回裡,作品就繼承了這種既魔幻又日常的風格完結:邪神醬為一個小孩找回樹上的氣球,但她就隨著氣球飄走,並飄過各種各樣的建築物和寫字樓。她的所有友人追趕著她,最終飄到外太空。整個橋段源自日常,但發展卻一點也不寫實,跳脫日常人的思路,可以說是本作的一種寫照了。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