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mes 與網路文化

  • 我大致上同意上面這篇文。我覺得應該要指出的是,知識有價,但所有人對知識的期待都不同。
  • 寫文賺錢很好。前提是,寫文章的人要擺出知識或者一定創見,或者要是些有意義的產品,要不這件事就沒意思了;更準確的講法是供求問題,或者說,你是否知道自己在面對什麼樣的客戶。
  • 最近讀到FrankJavCee 復出再回來拍Youtube 影片。他提及到自己拍Youtube 拍得好像是在做功課一樣。他厭惡這種流水線式生產的感覺,因為那根本沒有創意,只是將東西填入影片裡。我同意。
  • 覺得一旦作者要玩這個媒體遊戲,不管「編輯」在與不在都好,都沒有辦法完整控制「能控制自己要寫什麼和怎麼寫」。

    當然,作者可能會偶爾寫一些很Offbeat 的內容,忠於自己的性格;但大部分情況下,這類內容賺不到錢也賺不到流量。要玩媒體遊戲賺到錢,你就必然要成為自己的編輯,寫一些大家想讀的內容。
  • 我覺得,沒有什麼比起用了好多時間去寫了一些自己很自豪的內容,但是內容不獲好評,或者沒你想像中做得那麼好,要來得失望。
  • 這個Post 是Facebook 最好的一個Post。我用了半個鐘頭整圖。平常會寫的文章全部最起碼都用了一個鐘頭、或者更多;Medium 上面貼出來的長文(5000字+的那堆)全部都超過一個禮拜以上。
  • 這類Meme 其實是什麼呢?其實好似一種叫做Cold Reading 的手法:「雖然多數時間都是由冷讀者進行發言,但是真正在提供自我訊息的是被讀者自身。」——情況有點像是星座運程裡寫,「明天會是讓你開放的一日」,那開放到底是開放什麼?怎麼開放?
  • 過了大半日才有人留言說,「難道你們都沒發覺他在反串嗎?這是婊人啊」。對啊沒錯啊有幾點是婊人的,但不是全部。
  • 事後回想我才覺得,在我打算參加網路潮流玩Meme 的時候,我就注定會覺得不快:玩Meme 玩得多人睇,抱怨自己認真寫的文章沒人想讀;玩Meme 無人睇,又會覺得自己連Meme 也不會做好失敗。換個講法,你根本無得贏。
  • 倒是發完抱怨文之後有人出來拍我了。忽然覺得很感人。
  • 我曾經有想過將之前寫得很狠的那篇文翻譯成英文。但還是算了。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  • 附帶自婊圖一張。收結本文。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