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lesser of two evils,書店篇

雖然我今日先去完商務買了《非虛構寫作指南》,但我忍唔住Share。

其實一直以來都知道,三中商是共產黨的政治宣傳機器。但好多時候,大家都會幫襯,源於這是沒選擇之下的選擇。

大部分身邊人的情況都鍾意獨立書店,但獨立書店並不是必然的選擇。並不是因為獨立書店唔好,而是因為,獨立書店舖位很細,未必會入你想買的書(我在買之前已經問過序言和樂文,雖然我的確忘記了油麻地 Kubrick)。要訂,要等一兩個月時間(我自己試過咁做),你又未必想咁做,或者可能急住要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Photo by Tim Mossholder on Unsplash

撇除那些什麼極端地飛到台灣買書啊、自己託人向出版社拿書啊之類的情況,作為消費者,你其實有三條大路選擇。

第一個選擇是誠品。挨貴書,去支持在台灣壟斷出版業的機構。

如果誠品無書——而這兩三年的誠品的確無書,越來越似百貨公司——第二個選擇就是幫襯博客來或者網路通販。姑勿論價錢會不會比書店買便宜(溫馨提示:單本買的話,並不會),博客來又是仆街。因為博客來在台灣引起打折戰爭,台灣的細出版社、獨立書店生存唔到,要被逼參與打折遊戲先可以競爭。而且,訂博客來,要等幾日到一個星期,唔係咩好答案。

最後一個選擇是三中商。無可否認,三中商對香港出版、以致到香港文學的貢獻很大。例如話,今日去尖沙咀見到陳智德在中華出的書,《這時代的文學》。例如話,大部分在其他書店都唔會見到的書,會在三中商見到,例如台灣斑馬線就是出文藝、詩集這類偏僻文藝書為主。好少香港書店會入書。誠品、Kubrick 也逐漸唔入斑馬線的詩集,唯獨尖沙咀商務會入——連帶各種奇奇怪怪的簡體字理論書。例如以前搵過,有中世紀歐洲歷史。

而且,書店這門行業,在香港一直以來都是虧損的。現實的想,也就只有國家機器才會有這種資本,去做這種(在賬面上)一定是虧損的生意,迂迴地打意識形態的戰爭。

在呢種情況下,宜家要買書,好多時候都只是兩害取其輕,the lesser of two evil。言下之意,即是,大家都係仆街,差在邊個無咁仆街。而如果真係避無可避,而又真係唔可能唔買,咁只好記住呢件事。然後,唔好好似最後訪問的一堆人一樣:因為方便,因為三中商有好多貢獻,而一句講曬「方便就得啦」,繼而忘記呢種用資本和發行權,玩資本主義市場的遊戲,其實名義上仍維持自由,實際上操控言論流通的事。

Written by

香港人。寫動漫畫輕小說等評論。偶爾也寫媒體生態。Facebook 專頁文學少年的房間 .II 的作者 Facebook Page @facebook.com/altiahk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